您的位置:威尼斯官网>>关于我们>>成员单位>>北京市曲剧团>>院团新闻

绿叶情深·弦韵传承 ——北京曲剧传承之"名家传曲"工作有序推进

发布时间:2020-04-22 01:30来源:字号:[大]  [中]  [小][打印本页]

      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,北京市曲剧团在做好疫情防控的同时,各项工作均稳步复工复产。在开启抖音直播、普及推广剧种的同时,北京曲剧剧种传承、人才培养的工作已在有序推进。
  右起:三弦演奏家高建民、青年三弦演奏员何佳、青年演员高燕君
  我团国家一级、三弦演奏家高建民传授优秀青年演奏员何佳的传承工作,于2019年入选文化和旅游部“中华优秀传统艺术传承发展计划”戏曲专项扶持项目之“名家传曲——当代戏曲音乐名家收徒传艺工程”。
  按照传艺项目的要求,相关课程自2019年国庆期间、结合剧团的创演工作即已开启并持续推进。虽然受疫情影响,但“教学成果呈现阶段”的工作,已在3月下旬接续开展。
  北京曲剧是唯一、土生土长于北京的地方戏,是由单弦牌子曲及北方民间曲调发展而来的地方剧种,单弦曲牌是剧种唱腔音乐的核心与灵魂。单弦与曲牌密切相连,而三弦是单弦唯一伴奏的乐器,可见其地位的特殊与重要。
  “(北京曲剧)三弦的作用是对演员的帮、托、衬。演员是红花,三弦是绿叶,这是它的特征!没见过哪个绿叶耷拉了,红花能好?也没有见花儿好,而没有绿叶的陪衬。北京曲剧是综合的艺术。个个好、才能都好,才是真好!”高建民老师强调说。三弦也只有与演唱表演水乳交融,方为演奏的“上品”,“看着演员就能弹,这就成了!”为此,高老师特意安排了青年演员来演唱助教。这方面,经过前期学习的何佳也深有感悟,“深入了解唱段的演奏,才更能领悟传统技艺的精髓和其独特魅力之所在。如果不会唱段,就无法演奏,而这些极其重要的内容是曲谱无法给与的,只有通过高老师的口传心授。这是学习中最大的难点!”
 
青年演员高燕君与青年三弦演奏员何佳
  学习的难点也是传授的重点。高老师这样解释:岔曲、牌子曲的唱词高雅,其中蕴含着人生哲理与丰富复杂的情感。如果想演奏好,就要对唱词有深入独到地理解,这就关系到演奏者的人生阅历、人生态度及文学素养。要把演奏者自身的人生感悟灌注于技巧技艺中,才能呈现出较高的演奏效果。而对于北京曲剧的大部头剧目而言,三弦更有丰富的发挥空间。三弦有时辅助演员的唱,让唱腔听起来更好听;有时是弹给演员听、与他对话,把人物的心理听觉化、外化出来;有的时候还是营造气氛,转接、推进剧情的。比如北京曲剧《正红旗下》开场,(纱幕上老舍先生头像的追光逐渐亮起)演奏员要提早进入剧情,与戏同步调整气息,这样三弦响起时才能将观众最快地带入戏里。“何佳很用功,她已经感受到了这些。随着人生阅历的丰富,她一定会越弹越好!”高老师满怀期盼。
  三弦演奏家高建民与学生何佳
  新竹如能高旧枝,全凭老干为扶持。在传艺过程中,让何佳印象深刻与难忘的“就是师父高老师的高超演奏技艺,和他教学时全倾而出、提携晚辈、甘于绿叶的奉献精神!”
  下一阶段的传承工作,将以录制岔曲、曲牌、曲剧片段演奏为重点,计划4月底整体完成教学任务及成果的汇报工作。
  高建民,北京市曲剧团国家一级演奏员,1978年毕业于北京艺术学校三弦专业,为北京曲剧《珍妃泪》《杨乃武与小白菜》《啼笑因缘》《泪血樱花》《王老虎抢亲》《骆驼祥子》《烟壶》《茶馆》《龙须沟》《四世同堂》《歌唱》《箭杆河边的新故事——十不闲传奇》《方珍珠》等多部戏担任主要伴奏、独奏。1989年至1992年在北京戏曲学校曲剧班担任教师,2000年至2008年在中国戏曲学院、北京戏曲艺术学院曲剧班担任教师。
  何佳,北京市曲剧团二级三弦演奏员。5岁开始学习音乐,12岁考入天津音乐学院附中,随李静老师学习三弦的演奏技巧。1999 年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中央音乐学院,师从著名的谈龙建教授继续三弦专业演奏学习。曾长期担任“中国青年民族乐团”三弦首席,随乐团多次赴国内外各地演出。担任中央民族管弦乐学会三弦委员会会员,2009 年进入北京市曲剧团参加工作,担任《四世同堂》《黄叶红楼》《烟壶》《十不闲》等多部剧目的三弦领奏工作。
  “名家传曲——当代戏曲音乐名家收徒传艺工程”
  文化和旅游部2019年开展的“中华优秀传统艺术传承发展计划”戏曲专项扶持项目包括包含“名家传戏——当代戏曲名家收徒传艺”工程;“名家传曲——当代戏曲音乐名家收徒传艺工程”;昆曲传统折子戏录制;地方戏曲剧种文献、资料数字化影像化保存四部分。
  “名家传曲——当代戏曲音乐名家收徒传艺”工程是为加强戏曲音乐人才培养,在全国现有348个剧种中,先期扶持30个地方戏曲剧种的戏曲音乐名家以“一带一”的方式培育30名青年戏曲音乐演奏人才(琴师、鼓师等),传承该剧种的特有音乐艺术形式,提升演奏技艺,掌握本剧种音乐和名家的音乐艺术规则。